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丝袜美母柳梦曦 1-4

丝袜美母柳梦曦 1-4 - 丝袜美母柳梦曦 1-4

前序:

  清晨的柳梦曦,像露珠一样饱满透彻,浑身散发着一股淡雅的清香与迷人的
味道。胸前一对儿刚刚苏醒的丰润美乳,在她身上那件丝薄的吊带衫下温柔摇拽
着,而一条挂在椅背上的连体水晶肤色丝袜,此时也被一只伸来的白皙玉手轻轻
拿起。

  随后,就见床上那坐起的雪白圆润美臀正伴随着两条舒展中的美腿,将一对
儿攥缩着颗颗晶透的玉趾伸进那条轻薄的连体丝袜中,然后精心的卷裹在她那修
长无比的大白腿上。

  以上这萦绕之余的动作虽然看似诱惑,但却也与柳梦曦那冷艳性感的气质相
辅相成,让一旁静静观瞧的王誌国不禁有些饑渴难耐,裤裆里的肉茎也在不知不
觉中竖立了起来。

  「……誌国?你醒了?」

  「嗯。」

  「那还不赶紧起来收拾一下?早上几点的飞机啊?」

  「不急,不急,9点半登机也不迟。」

  丈夫王誌国,此时正靠躺在床头上,他的两只眼睛早已被妻子这优雅且又撩
人的美景所深深吸引,可他的内心却有些高兴不起来,想着今天就要远离自己这
丝袜美妻两个月之久,王誌国的心情自然可想而知。

  「老婆,我这一走就是两个多月,呵呵…还真有点舍不得你呢。」

  「哎呀誌国你别乱摸呀?马上就要七点了,你还不赶紧起来準备一下啊?」

  王誌国此时看着妻子那酥胸半露的美乳,还她那风华性感的丝足,竟情不自
禁的想要伸手去抚摸一下柳梦曦那丝里透肉的雪白美腿。可当他的色手还没碰触
到妻子那紧致圆润的丝袜大腿时,却不料被柳梦曦打了他的手背,这不禁让王誌
国再次感到一阵郁闷,但介于对妻子那清冷性格的尊重,王誌国还是只好陪着笑
脸对柳梦曦说求道。

  「嘿嘿,老婆啊,两个月的时间实在是难熬呀,趁现在你还不让我过过手瘾
啊?」

  柳梦曦是一个集美貌和文化于一身的女人,她平日里为人清高,向来都是对
男女之事格外注意的,即便是自己深爱的丈夫,柳梦曦也会显得尤为矜持谨慎。

  但柳梦曦也并非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她知道与丈夫这一别要有两个月
之久,毕竟丈夫也一个凡夫俗子,再加上二人已是结婚多年的夫妻了,便本着体
谅丈夫那寂寞难耐的心情,最终还是扭身微微一笑的将她那性感的双唇吻在王誌
国的嘴上。

  「誌国…等你回来好吗?」

  王誌国为人向来比较忠厚老实,他见美娇妻此时已经对他屈尊委婉,便也不
好再强求什幺,只能遗憾的苦笑了一下后,便穿好衣服,下床走出了卧室。

  「这都快七点了,小明怎幺还没起来?」

  「誌国,你让儿子再多睡一会吧,这两天他複习功课都挺晚的,现在时间还
来得及。」

  一阵梳洗之后,王誌国便提着行李走到了家门口,此时他见儿子的房门依然
紧闭,又擡头看了看客厅墻上的钟表后,便準备敲门叫醒儿子,也好给儿子道个
别。而这时的柳梦曦却温声阻止,善良的母亲想让儿子再多睡一会,这不禁让王
誌国又嘟囔了几句。

  「老婆,我不在的时候你可要多辛苦了,现在这些刚进初中的孩子们特别贪
玩,可不像上小学那时那幺天真了,什幺iPad啊,手机之类的,别让儿子总
上网,怕耽误了学业。」

  「放心吧,我知道了,你路上也注点意,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行,那我走了,额…那个…老婆啊,你……」

  王誌国站在家门口,用依依不舍的的眼神看着柳梦曦,看着妻子那白皙秀丽
的容颜,看着妻子那挺拔圆润的前胸,看着妻子那性感成熟的身材,以及看着妻
子那两条即将与自己分别的丝袜美腿,心中竟开始百感万分了起来。

  而此时的柳梦曦仿佛也察觉到了丈夫的内心活动,只见她酥乳微微一晃,踮
起那对儿性感的丝袜脚尖,温柔的伸出双臂搂住王誌国的后颈,同时用轻柔的声
音对丈夫说道。

  「老公,反正就两个月的时间嘛,一转眼就过去,你说是吗?」

  柳梦曦此时的温柔,让即将离别的王誌国更加显得依依不舍了起来,他与柳
梦曦结婚多年,彼此恩爱有加,这还是一次这幺长时间的两地分居,内心自然显
得极为矛盾。

  但王誌国转念又一想,这两个月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等自己从外出
回来后必定是功成名就,到时候自己在单位里也必定高升,那时再与美妻共享天
伦也不算太迟,便在此吻别了妻子之后,拎着行李远奔赴了机场。

  柳梦曦今年36岁,在一家上市公司内担任部门经理。虽然柳梦曦已为人母,
但她的美貌与身材却是近乎天人合一,她身材苗条,五官标致,相貌秀丽,气质
尤佳,甚至可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她的外表。而她的内在之美更是完美无瑕,
这种内外兼并的美可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攀比的,也不是那些年轻女孩可以媲
比的,而是一种在性感与成熟之间,还透着一股特有风韵的美。

  柳梦曦那经历了过岁月洗礼的身材,就犹如重塑下的精美艺术品一样,白皙、
饱满、紧绷、圆润,凹凸有致,性感迷人,好比从一颗鲜嫩的青涩的仙桃,逐渐
变成了一颗成熟浑圆的蜜柚一样,从里到外都透发着一股醉人的味道,尤其是她
那两条极品修长的丝袜美腿,更是丰韵中透着优雅,优雅中又透着冷淡,叫男人
们只可远观欣赏,却不敢贸然亲近亵渎。

  难怪王誌国此时会对柳梦曦三番四次的依依不舍,不过王誌国还是比较放心
柳梦曦与儿子独处家中的,因为他心里清楚,妻子那冰山般的冷漠性格,就是她
最好的保护伞。

  然而,这两个月的时间虽然看似转眼即逝,但这期间所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却远远超出了王誌国的想象。正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尽管王誌国对自己
妻子的忠贞深信不疑,但周围那些窥色已久的色狼们,却在王誌国走后,开始对
他那性感的丝袜美妻蠢蠢欲动了起来……

              *** *** ***


                            第一章:

  当拖着行李的王誌国,刚将家门「哐当」一声关闭的时候,躺在隔壁床上的
儿子王明,顿时被屋外那关门的响声惊得一激灵坐起身来!早已苏醒的小明此时
侧耳倾听着父亲的离开,心中竟不由得感到了一股期待已久的欲望,仿佛早就期
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呼…老爸终于走了。」

  小明此时显得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他将一条藏在枕头下的肤色丝袜悄悄
拿了出来,偷闻了一口丝袜上那淡雅迷人的骚香后,内裤里的那根晨勃的小肉棒
瞬间勃然而起!随后竟开始躲在被窝里,偷偷拿着丝袜手淫了起来。

  这条性感的连体肤色丝袜是母亲柳梦曦穿过的旧丝袜,本来柳梦曦将这条丝
袜扔在了厕所的垃圾桶里準备处理掉,可不想却被儿子小明偷偷收藏了起来。此
时小明一脸贪婪的享受着母亲丝袜上的余香,享受着那丝般触感,用稚嫩且坚硬
的小龟头贴顶着袜尖,兴奋的套弄着自己的肉茎,大脑里开始幻想着一幕幕下流
且刺激的画面。

  王明今年13岁,这个刚刚才上初中一年级的小男孩,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
浏览了成人色情网站,很快他便感悟到了成人世界的美妙。而更加让小明感到刺
激的是,他还在网站中领略的绿母淫母的概念,这更是让小明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不仅学会了手淫,而且还对自己母亲的丝袜美腿发起了不怀好意的心思。

  不过小明毕竟年纪幼小,性经验也十分不足,尽管他正处于荷尔蒙初发的阶
段,但对母亲的那双丝袜美腿根本没有什幺抵抗能力。再加上严父王誌国一直监
督着小明的学习,让小明只能干忍寂寞却不敢擅自行动,就连平时的手淫也不敢
贸然进行,生怕父亲会知道。

  然而如今王誌国已经离家外出,这顿时让小明心中感到了一阵愉悦的轻松,
他终于可以趁着这段时间稍微发大胆子,拿着母亲的美味丝袜打飞机了。

  「咚咚咚!小明?醒了吗?快出来吃早餐了。」

  「啊等等!马…马上出来!」

  当小明还在拿着母亲的丝袜套弄着自己的小肉棒时,却不料被柳梦曦的敲门
声惊出了一身冷汗!此时小明赶紧将丝袜藏在被窝中,而与此同时的柳梦曦,也
瞧瞧将儿子的房门推开了。

  「儿子,快醒醒啦,别睡啦。」

  「哎呀妈!都说了让你等等的嘛……」

  惊慌失措的小明见柳梦曦推开了自己的房门,不禁又惊又气的对母亲说道。

  而这时的柳梦曦却看见儿子依然躺在被窝之中,便有些不高兴了起来。

  「你爸今天刚走,你可别因此怠慢了,快点起床。」

  「哦……」

  柳梦曦虽然疼爱儿子,但却也从不过分溺爱。而小明也深知母亲的脾气,见
此时柳梦曦那美貌的面容上不怒而威,便知趣的穿好了衣服,準备下床去吃早餐。

  「哎哎哎!妈妈?你要干嘛呀?」

  「给你叠被子啊。」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我自己叠就好了。」

  「呵呵?今天怎幺了?竟然开始学会自己叠被子?」

  柳梦曦见儿子下床后,便準备将儿子那淩乱的床铺收拾一下。可这时的小明
却立马叫了起来,因为那条刚刚手淫的丝袜,此时还静静藏在被窝之中,他不想
让柳梦曦发现这件龌龊的事情,便主动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被褥。

  「行了妈,这里你就别管了,我一会收拾好了就出来。」

  「呵呵,好好好,也是时候该让你学着照顾自己了。」

  柳梦曦此时并没有感到什幺可疑的地方,只是简单的认为儿子已经长大了,
不想让家长多管閑事,便轻笑了几声后,扭身走出了房间。

  而这时的小明,却趁此机会偷偷窥视了一眼母亲那性感的肉丝美腿,见柳梦
曦一边走出房门,一边迈动着那两条惊艳的丝袜美腿,顿时便悄悄将被窝里的那
条用旧的丝袜拿了出来,心中对比了一番之后,不禁又感到一阵苦闷。

  「唉…什幺时候才能再偷妈妈一条新的丝袜呢?」

  小明毕竟年幼,他本以为父亲走后,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玩弄母亲的诱人丝
袜,然而刚才那一幕却又给小明敲响了警钟。柳梦曦可并非是一个单纯的慈母而
已,小明也早就听说过母亲在外的大名,温柔贤惠只是柳梦曦的表面,冷漠与严
格才是母亲的内在之美,小明虽然年幼,但却也懂得这个简单的道理,他可不想
因为这件事情暴露了自己,更不想让母亲知道自己对她那两条极品丝腿的贪念。

  不过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家中的丝袜美母自然对儿子是放松警惕的,而
小明也自然不会因为一次警钟而放弃自己的淫念,这两个月的时间内小明会想尽
各种办法去偷窥母亲那双性感的丝袜美腿,以求达到自己淫欲的满足。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小明想的那幺简单,他那冷艳丰满的丝袜美母也并不只
是引来一条色狼而已……

  「呦!?王哥,这一大早上的,你这大包小包的干嘛去啊?」

  「哦,是小李啊,呵呵,单位有事,外地出差。」

  「哎呀,要不说没法跟你比呢,你们单位待遇这幺好,又总能经常出差,这
次肯定又是肥差吧?」

  当楼下的王誌国拎着行李準备走出小区的时候,就见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年
轻男子在一脸笑呵呵的与他打着招呼。而这时的王誌国也瞅了一眼来人,便暂持
放下行李,与这名年轻的保安寒暄了几句。

  「呵呵,什幺肥差啊?複命远行而已。对了小李,我还正想找你呢,这两个
月内小区物业要是有什幺事的话,就直接找我老婆就可以了。」

  「啊?两个月?哦…哦好好好,王哥放心,嫂子那边我会多加留意的。」

  说话的这位年轻保安名叫李浩,他今年25岁,是一个从农村来进城务工的
小农民,在片小区里已经当了快两年的保安了,与王誌国也算比较熟悉。此时当
他无意中听到王誌国要离家远行两个月之久时,他不禁脸上显得有些吃惊,同时
内心也不由然而的兴奋了起来。

  其实在李浩的眼中,不仅羡慕着王誌国那丰厚的工作,同时也羡慕着王誌国
的幸福的家庭,而更让他羡慕不已的,还是王誌国那美艳的丝袜老婆。

  李浩为人聪明,但却十分胆小谨慎,他深知自己出身卑微,可却总是抱有着
不切实际的幻想,当他第一次见到柳梦曦那两条惊艳绝伦的丝袜美腿时,他就开
始做起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美梦,日日夜夜意淫着柳梦曦那勾人的丝腿,盼着
能与柳梦曦搭上几句话。

  可怎奈一向高冷的柳梦曦却从来没有正眼瞧过李浩,倒不是因为柳梦曦鄙视
李浩的出身,而是因为柳梦曦总觉得这个油嘴滑舌的年轻人不太实在,所以避而
远之。但这样一来却更是加深了李浩对柳梦曦的贪婪之心!而此时此刻当李浩听
见王誌国要出差两个多月时,他自然心中是一阵窃喜。

  「行,小李,不跟你多说了,我还要赶飞机呢。」

  「好好好,王哥慢走,王哥慢走……」

  然而窃喜之后却又一阵无尽的失落,就算王誌国这两个月不在家中,但那又
能怎样呢?出身低微的李浩与高高在上的柳梦曦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他也只能眼
巴巴的看着柳梦曦那性感迷人的丝袜美腿在自己的面前飘来飘去而已,他也只能
继续做着他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癡梦而已。

  「唉……妈的!好屄都让猪拱了!」

  李浩一声叹气,看着王誌国那远去的背影,心中一番郁闷,随口不甘心的痛
骂了一声。而与此同时,在他的身后,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小李?大清早的你在这嘟嘟囔囔什幺呢??」

  「哎呦!?是任总啊!」

  李浩此时被突如起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扭身回头观望,只见一个穿着高档
纯棉睡衣的中年男子,正将自家的垃圾袋倒往垃圾桶里,然后一脸漠然的朝着他
走了过来。

  「呵呵,任总,一大早上来倒垃圾啊?」

  「嗯,刚才那是谁啊?」

  「哦哦,你邻居,王誌国。」

  「哦……誌国呀。」

  这名中男子名叫任海波,今年45岁,是一家上市公司内部的高层老总,同
时也与王誌国是邻居,而且还与柳梦曦在同一个公司里。此时任海波诺有所思的
遥望了一眼远方的王誌国,见他拉着行李箱匆匆离去,便对着身边的李浩问道。

  「他这拖着行李要去哪啊?」

  「说是要去外地待两个月,谁知道是真的假的?」

  「哼哼,一去就是两个月,看来他们单位最近也不消停啊。」

  「嘿嘿!那是啊,他那破单位怎幺能跟李总您的公司比呢?您现在都是上市
集团的大老板了,您……」

  「行了,走了。」

  「哎?哎任总??」

  李浩深知任海波的社会地位,总想着巴结一下这位有钱的总经理,好能攀个
关系,混取一个不错的工作。然而任海波却根本瞧不上这个出身地位的年轻人,
要不是刚才见他与王誌国交谈,任海波根本连理都不理李浩一眼。此时任海波随
口一句便準备回家,而身旁李浩却又抓紧机会对任海波拍上了马屁。

  「又怎幺了?」

  「任总,之前我跟你说过的…那个调离岗位的事情……」

  「哦!小李啊,你也知道,我们公司门卡较高,最起码都得是本科毕业的才
行,我劝你趁着现在还年轻,多读读书,再去考个什幺文凭的再来找我吧。」

  「哎呦…任总,我哪是那块料啊?我就像在你们公司当个保安,哪怕让我在
你们公司看大门都行。」

  李浩的想法很简单,如果他能顺理进入任海波的公司,就算充当一个最低级
的开大门的保安,那也比在这片小区里强。而且他也知道柳梦曦也在那家公司里
上班,这样他便可以一边拿着高薪酬,一边还可以经常见到柳梦曦,其实说白了
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更近一步的偷窥柳梦曦那两条让他憋疯的丝袜美腿而已。

  然而任海波却早就将李浩的这个请求抛之脑外了,他见李浩一脸苦求,竟不
免对着他讥讽的笑了起来。

  「呵呵呵,小李啊小李,你以为在我们公司当一个看大门的很容易啊?我们
那边经常有外商来访,你会英文吗?」

  「额……」

  「呵呵?不会吧?不会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要不然就干脆踏踏实实的回
家种你的地去!」

  「………………」

  任海波说完之后,便白了一眼这个发呆中的小保安,然后扬长而去。这不禁
让李浩深感痛恨,对着任海波那离去的背影,在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

  「呸!妈的!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怪不得老天爷让你们家绝后呢!!我咒你
全家八辈都绝后!!」

  李浩心里这个恨啊!他恨任海波的无情,恨任海波的无礼,但却也没有什幺
办法,只能一阵痛骂后,又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然而李浩的咒骂却也不是空穴来风,任海波虽然社会地位高,家里也有钱,
可有一个事情却一直是任海波的心头之刺,那就是已经45岁的他,却依然足下
无子。

  任海波的老婆名叫唐晶,是一个40岁的家庭妇女,年轻时也是颇有姿色,
但年纪大之后却显得人老珠黄,这不禁让任海波开始对自己的老婆渐行渐远,再
加上唐晶这多年来一直没给任海波添上一男半女,这更是让任海波对自己的这个
糟糠之妻感到十分厌倦!

  正所谓墻外杏柳春花香,冷艳美丽的柳梦曦一直处在任海波的眼皮底下,无
论是在公司里也好,还是在小区里也罢,这个既是他同事又是他邻居的丝袜美妇,
简直要把任海波的魂魄给勾出体外!

  看着自己家里那位黄脸婆只比柳梦曦大了四岁而已,怎幺两个女人之间的差
距就这幺大呢?无论是身材还是肤色,无论是气质还是相貌,自己的老婆简直不
敢与王誌国的老婆相提并论,这不禁让任海波的内心深处开始摇摇欲坠了起来。

  「小明,吃完早饭后赶紧去上学,妈妈今天早上公司里有事,不能送你去学
校了。」

  「哦……」

  然而摇摇欲坠的不仅仅只是任海波一人而已,在一个13岁男孩的眼中,自
己母亲的那双肉丝美腿,此刻也变成了他发泄欲望的性玩具。

  「哎?小明?快点把碗里的稀饭吃完啊,别老在桌下玩手机。」

  「啊?哦…哦好的。」

  客厅里,餐桌上,柳梦曦正穿着一条裹着修长美腿的水晶肤色丝袜,与儿子
小明对面而坐。此时她见小明正拿着勺子,抵着脑袋,仿佛在桌子下面玩着手机
,便有些生气的对小明说道。而这时小明也立马擡起头来,赶紧吃了两口碗中的
稀饭后,便又再一次的将目光偷偷移向了桌下的手机里。

  而此时,与小明对面而坐的柳梦曦却并没有再留意儿子这微妙的举动,她只
是喝了两口杯中的牛奶后,便拿起了自己的手机,专心拨打了一个关于工作的电
话。

  「餵?是马总吗?我是公司的柳梦曦,今天早上您有空吗?您那边的工程项
目怎幺样了?我们打算这月内投放市场,之前的宣传已经……」

  柳梦曦此时正专心致誌的拨打着电话,根本没有留意儿子的一举一动,而这
时的小明却赶紧趁此良机,继续着刚才那猥琐的举动。只见小明偷偷将手机放在
桌下,透过桌下那隐秘的位置,将摄像头锁定在了柳梦曦那两条修长圆润的丝袜
美腿上,尽情的拍摄着母亲的美丝。

  这还是小明第一次这幺大胆的尝试偷拍,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个刺激
的举动他早就想尝试一下了,只因之前王誌国一直在家中,被欲望沖昏头脑的小
明也不敢轻易尝试偷拍,可如今父亲已经远走,小明也开始了大着胆子实施他的
偷拍计划了。

  小明低着脑袋,一动不动在桌下拿着手机,用一双冒火的小眼睛直勾勾的盯
着屏幕里的肉丝美腿,他随着母亲说话的声音而开始心跳加速,他随着母亲丝足
的摆动而开始肉棒勃起!他瞧着屏幕里那至丝至美的景物,瞧着两只穿着拖鞋里
的丝光嫩足,瞧着那时而弯曲时而交合的双双丝腿,瞧着那掩盖在短裙内部的神
秘丝裆,最终开始按耐不住的哽咽着饑渴的喉咙,按耐不住的抓揉起凸鼓的裤裆。

  「什幺?工程还没好吗?那我们之前的宣传不是白做了吗?行行行,我现在
就去找你,对对对,这件事很急的,务必这个月内必须完成。」

  一直在打电话中的柳梦曦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那视为珍宝的一双丝袜美腿,
此时竟被自己的儿子偷拍亵渎着!她将一条修长圆润的丝滑美腿弯曲起来,叠合
在另一条丝腿上翘起诱人的足尖,这精彩的一幕让桌下的手机立马来一个瞬间抓
拍,那裹着丝袜的稚嫩玉足好似致命的宝藏一般,引诱着对面的儿子开始轻轻拉
开自己的裤链,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掏出了自己那根短小且坚硬的肉棒来。

  「九点是吧?好,我这就过去。」

  正当小明掏出裤链里的肉棒,準备对着餐桌下的丝袜美腿开始打飞机的时候,
却不料母亲柳梦曦此时突然站起身来,同时对着仍在低头的小明问道。

  「哎?小明??你怎幺还没吃完??」

  「啊!?那个…我…我吃饱了。」

  这突如起来的一幕顿时下的小明冷汗直流!他赶紧护住自己拿暴露的裆部,
然后紧张的对母亲搪塞了起来。

  「哎呀,都快七点半了,小明你赶紧上学去,别迟到了啊。」

  「哦……」

  柳梦曦说后,便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内準备换衣服,而这时的小明却一脸的失
望,他见母亲依然进入屋内,便也不好再进去跟拍,只能将手机放进裤兜里,然
后背着书包看了看母亲那半遮半掩的房门,最终还是依依不舍的离别而去。

  「妈,我走了。」

  「行,路上慢点。」

  儿子小明走后,柳梦曦开始了梳洗打扮,本来她今天只是想穿着一条普通的
肉色丝袜去公司上班的,可不料刚才的一通电话却打断了她的行程。这一大早上
就要去见客户,那自然不能就这幺随便的打扮了。

  此时柳梦曦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衣包臀的短裙,然后又从衣柜里
拿出了一条还未开封的黑色丝袜,将腿上那原有的肤色丝袜脱之后,便将这条崭
新且又极度诱惑的黑色丝袜卷裹在了自己的修长美腿上,然后再穿上那件白色的
连衣包臀短裙。随后又拿出一套韩版女士西服,对着镜子比了比后,便将这件极
为显身的女式西服外搭在身上。

  淡扫娥眉,轻装上阵,没有花去太多的时间,就见一个身穿黑丝,身材高挑,
双腿性感的职业办公室女郎,以她那特有的冷傲气质,踏上一双漂亮的白色高跟
鞋,挎着一个精美的包包,便匆忙走出了自己的家门外。

  可就在这时,碰巧从对门出来上班的任海波,却无意中看见了柳梦曦这身罕
见黑丝的打扮,首先映入任海波眼帘的自然是柳梦曦那一双圆润丝滑的修长美腿,
这不禁让任海波忍不住的脱口赞道!而随后正在锁门的柳梦曦,也注意到了她身
后的这个男人。

  「诶?任总?上班去啊?」

  「哇!柳经理?你这…呵呵,你这是要干嘛去啊?」

  「唉,别提了,咱们之前的那个项目,马总他根本就没往心里去,我刚给他
打过电话,这会儿急着要去他那一趟呢,真是让人有些心烦。」

  「哦…怪不得呢,嗯…那要不要我送你啊?」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去。哦对了,听说今天下午大老板可能要从香港回来,
如果我到时还没回来的话,麻烦你给老板说一声。」

  「行行行,抱我身上。」

  「那我先走了。」

  「好…好……」

  柳梦曦的这身黑丝打扮,让任海波顿时眼前一亮,然而在简单的几句对话后,
那两条诱人心乱的黑丝美腿,却迈着丝足下的一双俏丽高跟鞋,渐行渐远的离开
了任海波的视线。

  「我操……真想狠狠肏的她一回啊,这幺好的货色怎幺就他妈的便宜了王誌
国呢???」

  任海波始终不舍得将双眼放下,他色迷迷的看着柳梦曦的背影,看着她那白
皙的肤色,看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看着她那摇摇晃晃的丰翘美臀,看着她那
性感丝滑的黑丝美腿,咬牙切齿了一番之后,裤裆里的肉棒早就纳奈不住的高鼓
了起来!

  「唉!妈的!真是憋死老子了!」

  任海波眼馋柳梦曦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跟所有贪婪的男人一样,渴望柳梦曦
那一双要命的丝袜美腿,但他又和所有贪婪的男人一样,又十分顾忌柳梦曦那冰
山般的性格。即便他与柳梦曦的上下级的关系,但清高的柳梦曦却根本没有太在
乎过他这个总经理的身份,只是出于对工作上的本职,与对邻里之间的和睦,而
对任海波始终平平淡淡。

  柳梦曦就是这幺一个冷漠美女,她让人眼馋,同时也让人不敢靠近。当柳梦
曦迈着两条性感的黑丝美腿,快步走向停车场时,早就在此等候的保安李浩,却
已然被这柳梦曦今天这身性感迷人的打扮惊得说不出话来。

  「嫂子…嫂……」

  别看李浩平日里油嘴滑舌,但他一见到柳梦曦后便显得唯唯诺诺,因为柳梦
曦撒发出来的那股冰冷气质,足以让这个胆小的男人退避三舍。此时他见柳梦曦
迈着黑丝步入停车场,便想跟上去与柳梦曦寒暄几句,可没想到了柳梦曦却因为
有急事在身,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这个小小的男人,只是开启车门之后,便驾车扬
长而去。

  「哎呦……」

  李浩眼巴巴的看着柳梦曦驾车离去,但脑子却回忆着刚才那绝美的一幕,黑
丝配上美艳的身材,在小区里走上一圈简直比模特登台走秀还要养眼,可怎奈李
浩却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男人,他一见柳梦曦今天这副打扮,这副气质,就不
敢上前搭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双黑丝美腿与自己擦身而过……

  然而今天早上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也只不过是这些男人们平日里的一些遗
憾而已。他们习惯了这种遗憾,但却又不甘心这种遗憾,无论是低微的李浩,还
是有钱的任海波,都只能在脑海里意淫着柳梦曦的丝袜美腿,即便是现在王誌国
已经不在家中,他们也不敢贸然暴露出自己的贪念,因为他们现在欠缺的是一个
机会而已。

  但是,机会总是留给有準备的人,就在小明开始对偷拍母亲丝袜上瘾的这段
日子里,一件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正在慢慢发酵酝酿中……

  自从父亲王誌国走后的之几天里,小明便开始了他的偷拍计划,你还真别说,
身为儿子的小明还真就拍了不少宝贵且刺激画面,毕竟小明是柳梦曦的宝贝儿子,
只要一有机会,小明便拿着手机四处晃蕩在柳梦曦的身边,这样一来不少精彩的
画面也自然保留在了小明的手机里。

  不过这也给他人造就了一次宝贵的机会,就在王誌国离开家中两天后,一个
意外的事情突然出现在了小明的身边。

  这一天小明与平常一样,坐在教室里上着自习课,閑来无事他此时淫心又起,
偷偷拿出手机开始欣赏起母亲的丝腿美图。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悄然突袭的声音,
却打断了他那惬意的心情。

  「王明!」

  「啊?徐…徐校长……」

  「上课看手机??」

  「没…我没……」

  小明万万没有想到,原本没有老师的自习课,竟不知在什幺时候走进来了一
位严厉的校长?此时小明一身萎缩的坐在凳子上,双手放在桌下紧紧的护住自己
的手机,但眼尖的校长却早已关注他许久了。

  「手机拿来。」

  「徐校长,我…我再也不敢了。」

  「拿过来!」

  这位姓徐的校长不容小明多说,一把便夺取了小明手中的手机,这顿时让小
明的内心世界彻底塌陷!那保不住火的一张白纸也即将被烧毁。当天真的小明用
祈求的目光看着这位严厉的校长时,他几乎快要吓得哭出声来。

  「大家安静安静!继续上自习课。王明!下了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

  年幼的小明第一感到了绝望,手机里全是母亲的丝袜美腿,只要是被校长知
道了,那以后改如何面对自己的母亲?而自己又如何面对学校里的一切?小明虽
然年纪小,但这种关系到廉耻的事情,他还是明白的。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当无情的校长拿着小明的手机走出教室之后,小明只能
傻呆呆的坐在教室里,内心慌乱成麻,不敢再想之后的事情……